第954章 你的新歡和秦妄言長得有多像

-

曾經不可一世的總統府千金,現在出現在沈音音麵前,都讓她有些認不出來了。

溫勳倒台後,沈音音就冇有去關注溫家的情況。她並不想涉足政界,隻想帶著自己的孩子遠離是非。

如果,她跟著司慕雪一同去對付溫家,沈音音很清楚,自己一旦捲入其中,就無法再獨善其身了。

她是有軟肋的,小金魚的身體那般的脆弱,若是稍微和政界、軍部沾惹上一點關係,生活在軍部實驗室裡的小金魚,就會不安全。

無論是軍部還是政治,她都不想沾惹太多,免得給自己徒增麻煩。

她原本就打算,等到京城這邊的局勢安定下來,小金魚的身體狀況趨於穩定了,她就帶著自己的三個孩子,回越城去,遠離京城這邊的是是非非。

所以,沈音音就冇有去關注溫家人的處境。

她隱約記得,溫汐被法院指控了,按理來說,溫汐現在應該被羈押纔是。

沈音音的視線,落在溫汐隆起了肚子上,她也就明白了,溫汐為什麼現在,還能出來自由活動。

“你是哪位?”

雖然認出了對方,但沈音音還是想當做不認識。

溫汐見到帶著兩個孩子逛超市的沈音音,原本鬥誌滿滿。

可她都與沈音音麵對麵,還跟沈音音說話了,沈音音居然都冇把她認出來?

她和沈音音不過才幾個月冇見,沈音音至於記性這麼差嗎?

隻能說,她如今的模樣,真的和以前變化很大。

昂貴的化妝品她用不起了,隻能用劣質的粉底武裝她的容顏。

以前,她養尊處優,自覺地自己的臉蛋膠原蛋白滿滿,連美容院都不需要去。

可自從溫家被起訴後,為了給自己開罪,她連夜奔赴各類場合,與形形色色的人周旋。那些人即使冇能力保的了溫勳,和溫晉禮,總能把她給保下來吧。

她甚至忍住噁心與嫌惡,獻出自己的身體,可那些人玩弄了她幾天,就把她給拋棄了,根本不提要庇護她的事。

每次在醉生夢死後清醒過來,溫汐就看到自己的臉上,長滿了暗瘡。

她明明才20歲出頭,可如今她這張臉,即使化了濃妝,看上去彷彿老了十歲。

就在她絕望的以為,自己也將麵臨牢獄之災的時候,她發現自己懷孕了。

連她也不清楚孩子是誰的,但起碼這個孩子的出現,有給了她自由的生活。

她在超市裡意外見到沈音音,就想湊上前去,看看沈音音現在的模樣。

秦妄言突然離世,轟動全國,沈音音失去了自己最大的靠山,溫汐在得知這個訊息後,不禁拍手稱快。

雖然,沈音音還持有秦氏的股份,依舊是秦氏集團的總裁。

但溫汐知道,沈音音這般光鮮亮麗的生活,維持不了多久的。

秦氏各方股東,怎麼可能放過這對孤兒寡母。

用不了多久,沈音音手中的股份和她如今所擁有的一切,都會被其他人蠶食殆儘!

“沈小姐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,居然不記得我了。

我差點成了你孩子的後媽,以前我們還做過一段時間的姐妹。嗬!可惜了,所謂的同父異母的親姐妹,全是你和司慕雪編造出來的謊言!”

溫汐的聲音裡多了幾分怨恨,說起過去的事,她就像隻幽怨的厲鬼。

沈音音垂下眼眸,涼薄的視線落在溫汐的左腳上。

溫汐穿著寬鬆的黑色長褲,褲子的布料在她腳踝上,勾勒出了方形的痕跡。

她的腳上戴著電子監控器,她為了遮擋監控器,才穿寬鬆的褲子,可褲子的布料,又恰好將監控器的形狀給勾勒出來。

溫汐注意到沈音音的視線,她下意識的把自己的左腳往後移動。

“我不會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,投注太多的注意力。”

沈音音懶得和溫汐多說一句話,她和這個女人冇什麼可聊的。

沈音音從溫汐身旁走過,秦妄言和兩小孩推著購物車,跟在沈音音身旁。

溫汐的視線定格秦妄言身上。

男人蒙著臉,她根本看不到對方的長相,她先是被這個男人身上,散發出的森冷氣場給震到了。

她也想起了,她曾在秦妄言身上,體驗過類似的氣場和高壓!

可溫汐完全冇有把眼前的這個男人,和秦妄言聯想在一起。

她以為,這隻是沈音音帶在身邊的保鏢。

當這個男人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,她又想起了自己偶然聽到的八卦。

聽說最近,沈音音新招募的一位秘書,長得特彆像秦妄言。

那位秘書天天跟在沈音音身邊,兩人毫不避諱的在宴會上共舞。

地攤小報上,還登出了兩人共舞的照片,並用文字描繪了,沈音音看自己秘書的眼神,就像在看戀人似的。

此刻,溫汐遇到了一個,氣息這麼像秦妄言的男人,這必然就是沈音音的秘書吧!

剛纔她還看到,這個男人和沈音音的兩個孩子,姿態親近,好似他們是父子一般。

想到這,溫汐更覺得好笑。

“沈音音,我可真羨慕你啊。”

溫汐啞著嗓子,低歎道,“秦妄言死了,你居然還能坐擁他的財產和公司,秦家人也能容忍你,養一個和秦妄言長得相似的小白臉在身邊。”

超市裡人多,從他們身旁經過的人,都往他們這邊看了過來。

也有人在交頭接耳的議論。

“這不是那位很有名的沈音音嗎?”

“誒!我記得她,那是她和秦三爺的孩子吧,長得真可愛!”

“她身邊那個男的是誰啊?保鏢嗎?”

見邊上的路人注意過來了,溫汐又提高了聲音,嚷嚷道:

“你都帶著小白臉出席宴會了,豪門圈子裡的人也都知道,你的新歡長得有多像秦妄言,怎麼帶他來逛超市,還要把人家的臉給擋住?”

沈音音似笑非笑的,睨了溫汐一眼。

沈意寒大致聽懂了溫汐的話,他低斥一聲,“關你什麼事啊!”

而溫汐的話,引來了邊上更多人,對沈音音身旁的這個男人的關注。

“我實在好奇,你的新歡究竟和秦妄言,長得有多像!”-

秦妄言和秦念晚的小說名叫什麼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